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百家博34502 >

百家博34502

请妃入瓮纨绔王爷神偷妻

发表时间:2019-08-25

  温晗闻言,缓缓走到了思秀的身边跪下,声音不见焦急:“回公主,思秀所言无一真话,换衣过程中我是先让思秀回到宴席之中,不过那是因为萧王替太子给我一件礼物,让我瞧瞧。”

  早听闻温晗是命定皇后,只等皇上下旨赐婚,温晗此话,可比苏巧然出事精彩多了。

  昌平公主的心中烦得很,这件事情她算是看明白了,剪不断理还乱,自己原来在宫中也没少见过比这个还复杂的事,只是此事发生在公主府,还必须速战速决,这些孩子,怎么就不能让自己省点心。

  秦澈扯了个笑,嘻嘻哈哈地看着昌平公主开口:“姑姑,这样的事情,还得让当事人自己说才好,我说算是什么事。”

  温晗本就没指望秦澈这个登徒子能说出什么好话,伸手将自己的玉佩露了出来,笑道:“物证在这。”

  温晗一怔,心一横,将自己腰间的玉佩解了下来,低垂着脑袋,心中念着若是鑫爷出来了,一定要稳住。

  服侍的婢女将玉佩呈给昌平公主,昌平左右端详,选玉精致,上面还雕刻着龙纹,确实是皇家用品,太子一向对所有的女子都是淡淡的,如此看来,还真的是对温晗上了心,这桩案子的结局,在昌平心中定了下来。

  昌平公主的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众人也明白了大概,只是大家的眼眸转过,却发现跪在地上的温晗有些异常,温晗的头还是低垂着的,只是手掌紧握成拳头抵着地,丫鬟将玉佩端到了温晗面前,温晗却动也没动一下。

  众人一怔,不知温晗到底犯了什么邪,却是秦澈上前一步,伸手接过丫鬟手中的玉佩,捏在手中瞧了瞧。

  昌平公主和众人的目光都聚在秦澈身上,秦澈低头,看着眼前的温晗,却是微微勾唇笑了,这女人就是一只狐狸,如今她的嫌疑是洗清了,这块玉佩她也拿的名正言顺。

  这动作,在外人看来暧昧异常,只是皇家琐事,岂容他人议论,秦澈的头抬起,看着温晗的眼眸渐渐有了清明,笑了,他的声音轻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你赢了,不过,这块玉佩是你自己选的。”

  昌平公主咳嗽了一声,秦澈站起了身子,公主看着温晗,客套地笑了笑开口道:“温小姐受惊了,这之中应该有些误会,这个奴婢还是交给你处理,只是希望苏小姐那边”

  温晗明白昌平公主的意思,不过是将这个得罪人的买卖盖在了自己的头上罢了,温晗缓缓起身,看着身侧身子不住发抖的思秀还未来得及开口,却是思秀疯了一样的扑过来,扯着嗓子嘶吼:“小姐平日里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难道就不会良心不安吗?刚才奴婢看的清清楚楚,东西还在你的身上,你却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主仆一场,小姐,你好狠的心啊。”

  与此同时,“啪嗒!”一声,一个瓷瓶从思秀的衣袖之中掉了出来,瓶上贴着的“化布”二字,灼灼映入眼眸,惹得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养一个如此心怀不轨的奴婢在身边,果然是一件危险至极的事情。

  此刻,大家对思秀的同情早已经转化成了嫌弃,思秀看着地上的瓷瓶,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才好,不对,不该是这样的!这个瓷瓶明明是刚才混乱中自己塞在小姐身上的,此刻掉出瓷瓶的明明应该是小姐,乱了,乱了!

  温晗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想在一个小偷的身上放东西,思秀实在高估了自己的本事。

  说罢,温晗向着公主拱了拱手:“既然公主已经做出了判决,我也不好说什么,就按公主的话打她五十板子吧,这本是我和自家贱奴之间的争斗,却不料白白连累了苏小姐,他日我定当亲自登门赔罪。”

  温晗垂着头,好像真的不过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只是她的步子却停在了思秀的面前,看着被几个小厮架着才能完全站起来的思秀缓缓开口:“你犯下了这么大的罪,我也保不了你,我不知你是自己恨我还是被人指使,不过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人受罪了,这五十板子,希望你能撑过来。”

  思秀的目光呆滞,早已经傻了,她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错,明明每一步都是对的,为什么最后却还是这样的结果,虽然今日思秀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只是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输了,人就是这样,明明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却还在琢磨着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温晗的话不是对着她说的,而是对着所有的人说的,这一出戏,明眼人都看的清楚明白,这出戏一环套一环,岂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可以主导,这出戏背后的人,温晗不是不收,只是时候未到。

  宴会一片安静,众人不敢多言,心中却是清楚明白,这个久未出现的温家大小姐,实在不是个好惹的主子。

  思秀被拉了下去,温晗缓缓回了座位,只是大家早已食欲全无,下面的节目,也不过草草笑笑罢了。

  三小姐温玖看完了整场戏,在公主府的门前和姐妹们一一告别,正准备上马车,却是一道红色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温晗和温玖一前一后上了马车,京城的路不颠簸,温晗看着对面的温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妹妹辛苦了。”

  温玖的头一直低垂着,声音很轻:“姐姐不必担心,思秀现在已经断了气,去苏府提亲的人妹妹也已经安排了,这件事干净利索,不会给姐姐留下任何困扰。”

  温晗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子,温家还真的是卧虎藏龙,昨天她就已经注意到了温玖,今日看起来,此人比想象之中的还要狡猾,怕是今日的整场戏,都是温玖导演的。

  温玖不等温晗开口,就继续道:“还请姐姐莫要怪我无礼,只是温府之中危机重重,我不过一个庶女,无才无能,任人欺凌,想要找个人相互依靠,我害怕是我不小心看走了眼,今日一出戏,我才发现姐姐比我想象之中的还要厉害,若我们联手,温府一定会是我们的天下。”

  见温晗不说话,温玖伸手握住了温晗的手,笑笑道:“姐姐,此招棋险,我承认我陷害了你,不过姐姐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与我为友和与我为敌之间,哪个会更划算一些吧。”

  这话听着真心别扭,只是温玖做惯了这种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利益为先,因为温晗的聪慧,温玖理所应当地将温晗也加入了她的阵营之中。

  温玖今日表明了自己的真心,虽说是和温晗表示了合作的真诚,却也间接的告诉了温晗,今日之后,要么她们二人联手,要么就在温府之中拼个你死我活。

  温晗端起了手中的茶杯,浅浅地抿了一口,马车轻轻颠簸了一下,马夫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两位小姐,到了。”

  温晗将茶杯放在桌上:“我已经有一只合作的狐狸了,若是再加别人,鑫爷会吃醋的。”

  温玖急匆匆追出了马车,刚叫了一个“你”字,却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她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青天白日的,见鬼了不成?

  温玖不知道,对温晗来说,最轻松的莫过于来无影去无踪这档子事,她下马车的时候,温晗已经到了明玉厢的门口。

  夕阳西下,天边染红了一片云彩,鑫爷蹲坐在明月厢的门前,嗅着温晗的味道,傲娇地扬起了脑袋。

  温晗上前,将鑫爷抱了起来,噗嗤一声笑了:“好,看在你今日在公主府没有露馅的份上,晚上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鑫爷的眸子亮了亮,只是瞧见了温晗眼中的狡黠后,鑫爷又哼了一声,将脸转到了一边去。

  温晗瞧着鑫爷的傲娇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天边快要落下的太阳,算着今天行动的时间。

  鑫爷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换上了装备,温晗却先瘫在床上眯了一觉,直到夜半三更才睁开了眼。

  太子本该住在东宫,只是不知为何齐王朝的这位太子却破了先例,由靖王封了太子之后,皇上依旧让太子住在原地,不过是将靖王府更名做太子府,连重新整修都没有。

  温晗和鑫爷悄悄潜入了太子的卧房,夜半三更,太子卧房的灯却依旧亮着,温晗和鑫爷倾身上了房梁,悄悄观察着下面的景象,温晗知道屋里的那位很可能就是自己未来的相公,若是温晗不想嫁,自然也没人能难为她。

  只是太子一听就是个有钱的身份,若是这个太子好说话,和自己来个假婚约,满足了温丞相和当今圣上的愿望,也满足了温晗的腰包,温晗还是十分乐意的。

  温晗和鑫爷摸好了房梁坐下,便瞧见卧房内一白衣少年执书简而入,温晗眸子一眯,摸了摸下巴,心中暗笑,有点意思。

  少年似是十八九的模样,眉目清秀,多了几分女子温婉,少了几分男子刚毅,双眉紧锁之间,又带了几分沉稳,刚好入了温晗的眼。

  太子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声音轻柔,入了温晗的耳,温晗心中大喜,这个夫君自己要定了,只是这半夜三更洗澡的毛病

  温晗托腮看的认真,当了梁上君子这么多年,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来得巧,再看看她怀里的鑫爷,温晗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真切地感受到对方是一只母狐狸了。

  太子的衣衫退了大半,温晗和鑫爷却是一愣,太子的眸子扫过四周,确定无人后,将手掌伸入上衣之中,手掌动了动,将一物从上衣之中拿了出来。

  温晗傻眼了,鑫爷傻眼了,温晗瞧着太子放在桌上的东西,咋看咋像是裹胸布,再看看太子的胸前,温晗的嘴角抽了抽,这一次,倒是不用自己和太子协商假婚约的事情了,这厮根本就是个女的!

  太子抬头的工夫,温晗和鑫爷早已经跑到了屋外面的房檐上面,逃跑这码子事,温晗基本上没输过。

  只是抬头瞧了瞧勉强露出脑袋的月亮,温晗才反应过来,自己和鑫爷刚才貌似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太子是个女子,仔细想想,这也算是欺君之罪了,自己若是嫁给了太子,日后株连

  温晗的算盘一波接着一波,却没察觉到有人一步步向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鑫爷突然轻声嗷呜了一声,温晗回首,刚好瞧见一人。

  温晗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秦澈,头有点疼,温晗的小脑袋快速地搜索着解决的办法,秦澈的面上带了几分欠扁的笑,一步步向着温晗靠近,温晗站直了身子,隐去了脸上的慌张:“王爷,好巧。”

  秦澈听了温晗的话,身子微微动了一下,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只是一步步向着温晗的方向靠近,一双眼眸将温晗从上打量到下,京城神偷,温家嫡女,这两个身份重合在一起,勾起了秦澈不小的兴趣,昨日是秦澈失察,今日倒是有点舍不得将这个小丫头抓起来了。

  秦澈的步子渐渐近了,温晗的眉毛挑起,眼前猛地闪过今日白天的某个登徒子,心中想着,她的手掌抬起,横在了自己和秦澈的面前,算是划开了自己和登徒子的界限,挑眉开口道:“王爷,你也来看小姐姐洗澡啊。”

  话音刚落,秦澈的脸色微变,却很快恢复了原样,笑道:“夜闯太子府,是死路一条,偷看太子的女人,也是死路一条。”

  秦澈的手放在剑柄上,似乎随时都要拔剑,鑫爷的身子向着温晗的身子里窝了窝,

  温晗瞪着鑫爷,关键时刻还真会给自己找事情,一时间许多双的眸子都向着屋顶看来,却是秦澈咳嗽了一声开口:“无事,是本王和魏贤,你们都下去吧。”

  小厮听了这话,才放松了警惕,给秦澈简单问安,便向着别处去了,没多久,连带着太子房里的灯光,也都灭了。

  温晗狐疑地看着对面的人,都说秦澈是太子的一条走狗,今日一见,倒是让温晗有些诧异,太子对于秦澈的信任竟然已经到了如此程度,秦澈大半夜拿着兵器站在太子卧房之上,小厮竟是觉得习以为常?

  秦澈的剑从剑鞘之中拔出,月光洒下,映出剑的寒光,温晗摸了摸鑫爷的毛,不禁感慨,是把好剑,若是偷了一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秦澈向前一步,缓缓开口,声音很轻却很冰,和今日宴席之上的秦澈判若两人:“本王一向喜欢就地正法。”

  秦澈又向前一步,剑尖已经抵在温晗的胸口,却是温晗笑了,笑着站在原地,似是等着秦澈的剑。

  第一神偷也好,即将成为太子妃的人也好,这样自以为是的人,杀了也罢,不过是一条人命而已。

  月光倾洒,剑气不知晃了谁的眼,温晗抱着鑫爷转了个圈,锋利的宝剑在温晗的身上擦过,划破了夜行服,刺在碧玉的盔甲上,发出叮铃铃地响声,似是深夜的雨打芭蕉,一声一声敲在太子府中,只是刚才的那些小厮却一个也瞧不见了。

  早知道这厮黑心肠的很,这一剑他也八成会刺下来,可偏偏这时候才是这厮最松懈的时候,也是她和鑫爷最容易逃跑的时候,可这厮下手也实在是太狠了些,若不是她身上穿着将军府的金丝软玉甲,现在估计已经死透了。

  温晗怀中的鑫爷一直都是惊魂未定的模样,直到回了温府明玉厢,瞧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泛了白才缓过了神,嗷呜嗷呜地叫个不停,说是准备去和秦澈决一死战。

  温晗瞧着鑫爷的小胳膊小腿,嫌弃地翻了个白眼:“登徒子武功不低,一刀就能把你咔嚓了。”

  鑫爷想了想,好像是这样的一个理,暗自擦了擦自己的掌心,却瞧着旁边的温晗捏着下巴兀自开口:“不过我若是太子,绝对不会让登徒子做走狗,太狠太快太能装。”

  众人面前的逍遥王爷,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场戏,这样的人不是一只走狗,是一条埋伏在身边的狼。

  鑫爷的话还没说完,却是门前传来了敲门声:“小姐,老夫人请您现在过去,说是有要事找您。”

  老夫人?温晗打了个哈欠,来府中多日也见过几次这个老夫人,是个和蔼的老太太,平日也总是笑眯眯的样子,和谁关系都不错,不过和她这个长孙女的关系却不冷不热的,当初自己卧病在床,老夫人也没有表现出过分的关心,今天突然来访,不知又出了什么事情。

  温晗刚想拒绝,却听门外婢女又道:“老夫人请小姐一定要过去,说是和小姐的爱宠有关。”

  爱宠?温晗瞧了瞧一边耷拉着脑袋装无辜的鑫爷,想了想还是下了地穿好了衣裳开了门。

  敲门的婢女看上去有些慌张,门边还站了几个气势汹汹的老妈妈,看上去应该是老夫人的人。

  敲门的婢女瞧着温晗出来了,伸手拽了一下温晗的袖子轻声道:“小姐,你的性子软一些,老夫人是个好人,只是容易听别人的话。”

  温晗听着老妈子的语气,便知道来者不善,还有刚才艾草的话实在让人怀疑,温晗抱着鑫爷向着老夫人住的虚菊阁走了去,刚到门口,就听见老夫人怒骂的声音混在茶杯被摔碎的声音里传了出来。

  我的刁蛮大小姐吴少凡免费在线结局我的刁蛮大小姐完本阅读作者粮食写的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我是一个普通小职员,却遇上了刁蛮任性大小姐,彼此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我是该奋起反击还是就此屈服?

  诱妻入室简芷颜沈慎之免费在线结局诱妻入室完本阅读作者三三三爷写的现言小说在线阅读:简芷颜是京城权势滔天的简将军的孙女,她仗势欺人,纵横跋扈,娇蛮狠毒的小三名声远扬京城内外。她爷爷气得吐血,为守住简家的声誉,随便就找了个人将她嫁了。她气急败坏,而在见到那个俊美如神祗,浑身贵气的充斥着上位者气息,据说‘出身贫寒’的男人时,她懵了。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眸瞥了她一眼,“嫁我,委屈你了?”她想哭:“不,不委屈……”很快的她也发现这个男人不仅仅有一张祸国殃民的脸,手腕过人的他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了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新贵,惹得无数大人物和名门淑女趋之若鹜。于是,不断有女人跑来戳着她鼻子骂她,”你这种黄大仙心水论坛